您正在阅读关于潜水生意的文章

年轻人跃入海底,潜水生意浮出水面

本文作者:界面新闻

f.jpg


第一百次潜入海底,陈漫选择了具有仪式感的“裸潜”,像一条小鱼畅游其中。

距离她第一次下海潜水才过了三个多月。那时,她还是北京一家幼儿园的老师,现在她已经辞职在泰国涛岛作起了一名专业潜水长(Dive Master),协助教练出海教学工作。

陈漫说,潜水会上瘾,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像她一样开始接触、爱上潜水。

据胡润百富发布的《中国奢华旅游白皮书》显示,海岛游以23%占比位居2017年中国高端旅行者出国旅游第三名。除了单纯休闲度假,潜水、考证这种运动与休闲相结合的方式,正吸引着越来越多年轻人,其中不乏像陈漫这样成为专业潜水员的。

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PADI)向界面新闻提供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中国数以万计的潜水员中,年龄集中在20-39岁之间,占到总人数的87%。女潜水员占到总人数48%,是女性渗透率最高的国家。中国潜水员的画像为高收入、高学历、时间更灵活,73%的人每年拥有两次旅行,62%的人年假超过10天。

转行当潜水教练

云南姑娘二月之前在昆明一家公司做出纳,2017年在泰国涛岛学习了OW和AOW课程。利用10天左右的假期初步学习体验潜水,对许多人来说是不错的旅行选择。

OW和AOW是PADI对休闲潜水员的两类划分,目前中国国内系统学习潜水的人,绝大多数遵循PADI教学体系。

OW(Open Water Diver)是指开放水域潜水员,可以下潜16米,一般至少需要3天的课程学习,包括理论学习、5次平静水域和4次开放水域的潜水学习;在此基础之上,AOW(Advanced Open Water Diver)是进阶开放水域潜水员,可以下潜30米,一般需要两天学习时间。

去年6月,二月决定辞职回到涛岛学习教练课程,并留下当潜水教练。“因为我和我的教练在一起了”, 二月的男朋友在涛岛当教练已经有三、四年,从OW到教练课程都是她的老师。

在二月的眼里,新生活幸福指数陡增:不需要朝九晚五坐班,畅游在大海里,每天接触不同的人。“跟之前当出纳比,觉得自己自由了许多,也不那么压抑烦躁了。”

a.jpg

二月在潜水(图片提供:二月)


当教练,也让二月很有成就感,“遇到状态很好的学生,巴不得告诉全世界这是我的学生。对于有些状态不好的学生,我也会就去愿意帮助他,其实这也是挑战自己。”

表面无拘无束的生活,并不代表二月完全没有压力。教练的收入并不稳定,靠的是多劳多得,收取学生潜水课程费用的8%-10%,课程费用在2300元左右。有人确实能挣到月入四、五万元,但也有人一个月收入就四、五千,取决于所在潜点热度、潜店生意和自身资历。

老教练可以按PADI规定最多同时带8个学生,但这种情况很少见。作为一名新教练,二月很难有收入结余 ,新教练可能会从一个学生开始带。

她所在的潜水店BAN’s是岛上最大的潜店之一,可以无限接纳教练。整个涛岛最不缺的就是教练,包括会中文的教练。到了淡季,二月可能四五天能教三个学生。

b.jpg

潜水教学(图片提供:二月)


涛岛消费水平较高,租房和日常花销不小,而二月的签证每次只允许在泰国停留60天,要经常往返国内续签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岛民生活持续近一年,二月的头发已经被太阳晒成了金色,未来她也考虑去其他地方当教练,但目前还需要积累经验和提升英语。

二月觉得潜水教练只是段人生经历,并不适合作为长期职业,女性也容易患上风湿、关节炎等问题。

陈漫也在考虑,返回城市后找份工作,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再来涛岛潜水。

换工作当潜水教练,在潜水爱好者中不在少数,它可以更好丰富自身潜水体验、借机四处旅行、转换一种放松的职业环境。

当教练也面临着市场竞争、身体挑战等状况,大部分人还是像二月、陈漫一样,只是把它当作短期规划。

不过,中国市场潜水员数量还是变得可观,从2015起持续高速增长。 “目前中国约占PADI全球市场的1/10,增长率是全球市场平均的10倍以上”,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PADI)向界面新闻表示,“预计很快将成为PADI最大的市场。”

潜水目的地争宠

拥有众多海岛的东南亚,在短短两年内因为距离优势,成为中国旅游者的新宠,尤其适合潜水初体验者的需求。

上述胡润报告中“最受中国旅行者欢迎的夏秋季目的地”榜单,普吉岛(27%)位列榜首,排在马尔代夫(18%)、斐济(16%)以及国内的三亚(13%);

根据潜水行业媒体HELLO DIVE统计,持潜水证的人当中有15%以上每年会有2-3次潜水旅行,每次6-10天,每次8-15潜。

这意味着,不仅有更多的人在开始尝试潜水,这个领域成熟的用户还会持续高频的深度体验。东南亚海岛都在争相打造潜水目的地,吸引中国消费者。

涛岛是著名的潜水员工厂之一。涛岛位于泰国南部,形似乌龟也被称为龟岛。从首都曼谷出发,需坐8个小时大巴车和两小时的船才能到达。

但平静的海洋环境和周围三十多个潜点环绕,使涛岛拥有优质的开放水域教学环境,超高性价比的潜水考证,让它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潜水启蒙学校”。

资深潜水员V姐记得,2010年到涛岛学潜水,根本没有中文教练。和潜店前期预约沟通靠邮件, 对方有时回复不及时,一来一往可能需要两三天或者更长时间。这两年,随着中国客人增长,岛上的中文教练数量也越来越多。

其他潜水胜地的情况也差不多,仙本那是马来西亚著名潜水小镇,据当地媒体报道,每个月都要迎来6万名外国和国内游客。仙本那交通不便,从国内出发至少要飞机中转外加1个小时的车程才可抵达。

随着社交媒体和旅行网站的不断推广:“清澈的大海,白皙的沙滩、水屋、丰富的海洋生物、淳朴的海上吉普赛人巴瑶族,去潜水胜地诗巴丹的必经之路”,仙本那在中国游客心中也变得炙手可热。

在HELLO DIVE创始人陈硕看来,曾经的小渔船现在几乎变成了“中国城”,仙本那镇上每个月都有新潜店开业,几乎都是中国人开的。

如果说仙本那凭借自身丰富的潜水和旅游资源成为著名的潜水目的地,那么印尼的美娜多能在众多潜水目的地中脱颖而出,与航空公司和旅游企业的推动不无关系。

2017年7月,印尼狮航开通了每周三班上海直飞美娜多的航班,飞行时间一下从10小时缩短为5小时。便利的交通使得美娜多成为中国游客度假潜水的“新宠”。目前,上海、广州、深圳、长沙和武汉等地都有飞往美娜多的航班。

此外,成为2018年大火的电影《前任3》取景地,也迅速带动了美娜多旅游。据驴妈妈旅游网,电影上映后美娜多相关产品预定量较去年同期上涨了51.7%。

在潜水方面,旅行社也很下功夫。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狮航下属狮航潜游公司,立足于自身的旅行社背景,盘活一手旅游资源,开创出航空、住宿、潜水考证培训、休闲潜水旅行等一站式的美娜多旅游线路。此外,狮航假期还曾推出了美娜多专业潜水考证产品,往返机票、酒店住宿和考证一价全包。

潜水生意经

除了有国内到美多娜直飞,更多东南亚潜水目的地像仙本娜、涛岛,交通非常不便。对于初学者,如何能顺利抵达、尽快选到适合自己的潜点、服务和更好了解潜水项目,都需要帮助,这也催生了代理和平台生意。

广告人陈硕创办了潜水旅行平台HELLO DIVE。他2016年初次体验潜水,就爱上了这个项目。他敏锐的发现这个领域存在认知落差——潜水本身门槛并不高,但没接触过的人会觉得很专业。

“目前国内开始接触潜水人多了,但基数还是小。”陈硕说,“我们希望做一个入口,降低潜水运动的认知门槛,让更多的人能接触到这项休闲旅游。”

目前,HELLO DIVE在官网上推出潜水知识科普、目的地推荐、热门问答等,还推出视频节目《鲸彩旅行》向大众介绍优质潜水目的地。

作为平台,HELLO DIVE也提供潜水考证、潜水行程及潜水度假村预订服务,并推出潜店评分体系,推荐优质中文潜店。

相对平台,做代理服务生意更直接。“这是进入潜水市场成本最低的方式之一。”来自大连的Yumi之前是设计师,现在和朋友一起做海外潜水店的中国代理。作为潜店与客人之间的桥梁,Yumi每天要进行大量沟通工作,并从中获得潜店的消费返点。

做了近三年代理,Yumi看到了市场的巨大增长潜力,他们代理的一个仙本那欧美潜店,虽然店里只有两个中文教练,但每年中国客人数量可以达到四五百人。

大大小小的代理月收入也差异很大,从几万到十几万元都有可能。

除了潜店,周围的住宿等消费也被拉升了。Yumi回忆,今年春节,仙本那旁边的马步岛和卡帕莱的水屋被一些中介垄断,炒到了7000元一晚,竟然也很快卖光了。

凭借语言优势,让海外中文潜店成为不少国人首选。看到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有人不满足仅作代理业务,索性选择到海外自己开潜店。

在巴厘岛附近蓝梦岛开潜店的V姐,就是最早的试水者之一。

2012年,她在巴厘岛考了潜水教练执照,到蓝梦岛一下就爱上了荧光色的海水和白沙滩。“可不可以在这开一家潜店?”,当时还在旅行社工作的她正在考虑职业转型,这个念头一下跃入脑海。

蓝梦岛距巴厘岛30分钟船程。海水清澈无污染,水下生物放眼望去,清晰可见。每年7月到10月,在蓝梦岛潜点也有很大概率可以遇见水下萌物翻车鱼(Mola Mola)和蝠鲼(Manta ray)。

翻车鱼是大型大洋性鱼类,最大体长可达3.0~5.5 m,重达1400~3500 kg,行动迟缓,夏天会悠闲的躺在海面晒太阳,所以又被称为太阳鱼。蠢萌的形象,让它成为潜水员们最想见到海洋明星。

c.jpg

翻车鱼(图片提供:V姐)


V姐先成为蓝梦岛上第一批中文教练,充分了解岛上风土人情,并且找到了印尼丈夫在此安家,2013年开起了自己第一家潜店。

当地人生活节奏慢,文化差异是一大挑战。V姐做教练的时候,曾经被店里慢节奏安排急得躲在屋里哭,早上定7点半出海,结果船长9点才慢悠悠到,他的理由是“我要拜拜,难道不能宗教信仰吗?”

她自己开店后,要面对中国客人,就主动去和本地合作机构、员工协调,让他们也要慢慢适应中国节奏。

“你经常可以看到我在船上修马达。”V姐笑着告诉界面新闻。当地修理技术不过关和工作效率慢,让V姐习惯凡事亲力亲为。她去学了相关技术,现在修船、空压机和装备都是店里自己来。

忙到晚上十点,她还要在店里安排第二天船期。“开潜店事无巨细,不仅要安排客人潜水,还要照顾他们行程各方面”, V姐说,“如果不是真心喜欢潜水,这个需要辛苦付出的生意很难坚持下来”。

蓝梦岛的潜店投入成本600多万元,旺季每天fundive(欢乐潜)平均接待10-20个客人,最多40人。每年收入在40到60万元,但遇到火山爆发游客减少,就亏损了一年多。

目前,V姐的生意越做越大,蓝梦潜水度假村有700平米,六间房间,员工三、四十个人,在印尼美娜多和图兰奔又开了两家潜店。完全打破了她最初构想的“开个小小的店,有朋友过来玩就招待一下,不用压力那么大”。

d.jpg

蓝梦岛潜水度假村       图片提供/V姐


仍待规范的市场

V姐记得,2010年她在涛岛的时候做过一个公众号,每天去解释什么叫浮潜和深潜。现在来咨询的中国客人一般都会直接准确提出自己的诉求:我要考OW/AOW,我要Fundive(欢乐潜)。

当年装备也奇缺,“像象拔的线轴,国内只有一种日本进口的在卖,非常贵,都拿风筝线轴去改一个。”V姐回忆,“但现在这些东西很多在卖了。”

V姐的亲历,见证了潜水在中国的急速发展。但发展过快,也很容易给尚未成熟的行业带来潜在风险。

“中国人太热衷于考证了。”潜水中介Yumi感叹。他接触过最疯狂的客人,提出9天要从零基础考到潜水长(Dive Master),而一般情况下这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Yumi后来将这位客人劝退了。

一方面是潜水者追求速成,另一方面,急于挣钱的一些潜店、潜水教练,教学把关不严也带来安全隐患。在旺季,热门目的地的有些无良潜店会接收超过自身承载力的学员数量。

一位潜水员想起之前学习经历还后怕,“一个人教8个,怎么控制浮力都没教直接下到12米。第一潜全部人都是BCD(浮力背心)充气飞上去的,我到水面后就一直流鼻血。”

按照安全潜水原则,要在上浮到距海面5米时进行三分钟以上的安全停留。而快速升水带来的巨大压力差,很有可能使潜水员得减压病,出现肌肉骨骼疼痛、视力模糊等症状,甚至造成永久性的肺损伤。

减压病最有效治疗是马上进入高压氧仓。但一般潜水目的地大多是交通不便的小岛,并无高压氧仓配备,很容易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同时,当地不安全的海洋环境也对潜水员安全造成威胁。今年7月,仙本那附近海域发生因非法炸鱼导致两名中国潜水游客和一名当地向导死亡的不幸事件。

潜水中环保意识也是中国潜水员们普遍缺乏的。V姐坦言,因为很多中国客人不注意保护海洋环境,潜水时随便触碰海洋生物,有些欧美人开的潜店会因此对中国客人有歧视。

在淘宝体验潜水的预订页面,许多商家把手持海星的女生照片作为商品展示封面,以体现潜水与海洋生物的亲密接触。“如果是我们的客人,我们都会宣传海洋保护的知识。没人愿意故意去破坏,是缺乏正确引导。”V姐说。

“作为PADI5星潜店,我们也要对教出来的学生负责。”她觉得作为中国人在海外开店,一旦出现问题,肯定会挫伤中国刚兴起的潜水产业。

PADI公关经理Jennifer Small对界面新闻表示,“潜水运动在中国的渗透率还不到英国的十分之一,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PADI期望,5年后能达到每年中国市场发证量50万。

面对这个发展势头迅猛的年轻产业,V姐希望成为第一批把它向正确方向引导的人。

(文中陈漫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已获得界面新闻授权转载

加我预定课程\行程\潜店
加我预定课程\行程\潜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深潜HelloDive.com